快消资讯网,快消品行业资讯门户网站!

山药“易容术”:消毒剂漂白变白嫩

发布时间:2021-03-15   来源:互联网    浏览数:98

2月27日,保定市蠡县耿庄村一处山药加工厂内,一个装满黄褐色山药的铁制吊筐,被起重机缓缓吊起,移送一旁飘散着药水味儿的水泥池子里。一个小时后,这个吊筐被吊出水池,原本黄褐色的山药,亮出了白色,再经水冲洗,白嫩如藕节。“我们自己不吃这种水洗山药,吃原色的。”加工厂一名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。

“洗不白,想白还得靠药水泡”

为了弄清楚这些山药是如何漂白而成,2月25日,新京报记者以采购山药的名义前往河北保定。这里是全国知名的山药集散地,下辖的清苑、高阳和蠡县,都是山药产区。

其中蠡县山药更为集中,被称为“中国山药之乡”。根据相关统计,早在2008年,当地山药种植面积就达到10万多亩,总产量达30多万吨。

当地一名协助购买山药的中介直言漂白的山药在当地非常普遍,“漂白后的山药白净鲜亮,更受消费者欢迎,外地来的采购商很多都要求漂白”,对于山药如何漂白,这名中介透露说只要去水洗加工厂一看便清楚了,“我们这有很多水洗加工厂,那些厂子就是漂白山药的。”

这名中介首先带记者来到了保定市清苑区南杨桥村,在这个村的村西口就有一处水洗加工厂,这个加工厂坐落在一片民宅之间,从外侧观察并无任何标识,院内面积超过上千平米,大院最里侧是由铁皮搭建而成的简易厂房,看上去非常简陋,环境也有些脏乱。

厂房内此时正清洗山药,两名工人从货车上把带土的山药从一侧塞到水洗机器里,不一会洗净泥土的山药就从机器另一侧滚出来了,但仍然是泥土的黄褐色。

“一漂白就好看了,水洗只能洗掉泥土。”加工厂的负责人介绍说,想要洗白还是靠泡药,“先水洗,之后放到药水池里泡,泡完再用水洗,一共三步。”

山药“易容术”:消毒剂漂白变白嫩

2月25日,保定市清苑区一家水洗加工厂内,工人正使用吊机将一筐山药移入药水池,浸泡前能看到山药的颜色仍然较深。新京报调查组摄

厂房最里侧,有五个长宽约两三米,高出地面约一米的水池。据工人介绍,边上一个颜色发黄的正是药水池。过了一会,两名工人将洗干净泥土的山药放到一个铁制的大吊筐里,塞满一筐之后,起重机勾起装满山药的吊筐,缓慢放入药水池里。

中介在一旁轻声透露,正在漂白的山药除了小白嘴之外,还有另一种山药,漂白之后,都会以小白嘴山药的名义上市销售。之后不久,工人将另一个药水池里已经泡好的山药,用起重机吊起后放到一旁的空地上,此时能明显看出山药颜色发生了很大变化,表皮白净光滑了很多,与此同时记者在旁边闻到了非常明显的药水味道。但这药水是什么,在场的人都缄口未答。

“白嫩”的秘密:

“必须得用次氯酸钠,不然白不了”

漂白山药的,到底是何种药水?在与这家加工厂相距半小时车程的蠡县大曲堤镇,新京报记者找到了答案。

这里聚集了大量山药加工厂,当地人介绍说这些加工厂都能为山药漂白。在耿庄村一家规模较大的水洗加工厂里,一辆货车正在装货,负责人介绍说他们的山药发往全国各地,其中多数都是漂白后的山药。

山药“易容术”:消毒剂漂白变白嫩

2月27日,蠡县耿庄村一处水洗加工厂里漂白山药用的水池,池子里能同时放入3000斤山药,需要浸泡约一个小时。新京报调查组摄

这家工厂厂房内,建有六个大水池,负责人介绍说其中四个清水池,两个是药水池,一个药水池子里可以同时浸泡3000斤山药,“一般要泡一个小时,一天差不多能漂白十来吨”。

“次氯酸钠,必须得用这个,不然白不了。”这家加工厂的负责人十分爽快地透了底,“药水具体的配比不固定,根据天气温度定,不能劲太大,浓度太高就把山药烧出坑了”,这名负责人透露说,漂白的效果跟浸泡时间有关,“泡的时间越长漂出来的颜色越白,微漂、中白、大白都可以。”

次氯酸钠,正是日常使用的84消毒液的主要成分。

加工厂的负责人表示,他们使用的次氯酸钠购自河北沧州的一家公司,厂家送来的是浓度较高的次氯酸钠溶液,使用的时候要加水稀释。

山药“易容术”:消毒剂漂白变白嫩

装在桶里的正是加工厂漂白山药用的次氯酸钠溶液,1000元一桶,每桶1.2吨。新京报调查组摄

在车间门口,他指着地上的两个大型的正方体塑料桶,告诉记者桶里装的浅黄色液体正是次氯酸钠,“不贵,850元一吨,这一桶是1000块钱的,1.2吨。”

此时车间里几十名工人正在紧张忙碌着,有的负责包装,有的负责漂白,这家加工厂漂白出来的山药同样散发出刺鼻的异味,对于山药经过漂白后会不会有一些药物残留的疑问,这名负责人一面强调次氯酸钠挥发快,不会残留,但也表示“咱们自己不吃漂白的,我们还是吃原色的”。

山药“美容”业:

一个镇就有二十多家漂白工厂

“我也供连锁超市,人家担心有药物残留,不敢要漂白的,就要原色的”,这名负责人坦言漂白的山药在销售时会遇到一些阻力,“现在有些批发市场,漂白的也不让进”。

除了担心有药物残留之外,当地多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漂白之后的山药不太容易存储,“这漂白的山药放置时间一长容易烂,那个药把山药根须腐蚀了,温度一高就烂,不太容易放。”一名加工厂的负责人建议说,如果大规模采购尽量放到冷库里,“不进冷库的话只能放三五天,最多一个星期,天气越热越放不住,带土的则能放很久”。

当地人士介绍说,山药一般在每年清明节前后种植,生长期约六个月,等到九十月份采挖。对种植户来说,各地种植的山药差不多都在那时候集中采挖,市场供应过剩,价格就普遍较低,因而多数种植户会选择将带土的山药存储起来,等待价格上扬之后,再错峰销售。外地来采购的客商,从种植户那里买的带土山药叫生料,买完就会送到这些加工厂水洗漂白,然后再通过货车发往全国各地。

以蠡县大曲堤镇来说,这里是蠡县山药种植户最为集中的地方,当地除了发展出多个山药交易市场外,山药加工厂也最为集中,这些加工厂的主要职能就是将山药经过水洗、漂白、包装后装车发货。

山药“易容术”:消毒剂漂白变白嫩

2月27日,蠡县耿庄村一处加工厂内,一名工人正在清洗山药,此时山药只经过水洗,尚未漂白,能看出山药的颜色未发生太大变化。新京报调查组摄

保定当地一名曾从事山药批发生意的村民告诉记者,“最早从保定发往全国各地的山药都是带土的,直到四五年前才出现漂白山药,此后漂白的比重逐渐上升,加工厂也越开越多”。在漂白山药出现之前,当地并没有专门的水洗加工厂,最近几年保定各地的水洗加工厂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,据当地业内人士介绍,仅蠡县大曲堤镇就有二十多家水洗加工厂。记者在当地走访发现,这些加工厂有些打着山药种植合作社的名义,业务范围包括山药代收、代加工、代存储和销售。

记者询问了多个水洗加工厂,负责人均表示都有漂白山药的业务,清洗、漂白外加包装报价约为每斤四毛钱,问及保定每天发货全国各地的山药总量,一名加工厂负责人估算说,“每天差不多能有2000吨,其中至少有一半都是经过漂白的,漂白的越来越多”。